比特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比特棋牌:草原動物園草原動物園作者馬伯庸

日期:12-04   阅读:100   分类:媒体中心

要麼教堂,要麼動物園。 對於普通傳教士來說,選擇起來很容易。但巴瑞教士卻猶豫 起來,建教堂是他的職責,可剛才進城時赤峯居民注視動物的好奇眼神,讓教士不由想起《浮士德》里的一句話:「多 麼美好啊,請讓我停留一下。」 那些動物們暫時被安置 在一個廢棄貨棧的畜欄里。它們經過一系列長途跋涉,已經 筋疲力盡,連最吵鬧的青猴都保持著安靜。 教士打開籠 門,把食物餵給它們,說著它們聽不懂的話。最終他停在了 萬福的身邊。母象非常虛弱,可她依舊保持著站立,用巨大 的影子遮蔽著教士。一人一象視線交錯,黃沙吹過,萬福眨 了眨眼睛,教士幾乎在一瞬間做出了選擇。 他俯下身子, 摘下胸前的十字架,親吻了一下,埋入腳邊的沙中。這是個 驚世駭俗的選擇,他默默地向上帝禱告,請求原諒並作了解 釋:他覺得與其將教堂建在土地上,不如建在人心中。 教 士叫了一輛馬車,去勘察了一圈沙地的地形。然後他返回畜 欄,靠在萬福身邊拿出紙和筆,就地勾畫起來。 夜幕降 臨,巴瑞教士的興致卻絲毫不減,點起一盞馬燈,繼續工作 著。隨著細節的不斷豐富,動物園慢慢從紙面上浮現出來: 它有著一個拱形的天藍色鐵門;萬福的象舍外面畫著棕櫚樹 的紋路;鄰近的虎賁擁有一整座石制假山;而如意、吉祥兩 匹斑馬則擁有動物園最寬闊的圓形跑場。

「維維,見到以前的同學沒有啊!」我問:「見到了,不過他們好多人我都不認識了,不過他們大多數還是多我有印象。」維維說:「是啊!已經十多年過去了。大伙兒還記得你,看來你在班上的人緣真的很好啊!」我也很有感慨的說啊!「怎麼啊!你羨慕嫉妒恨啊!」維維說:

在動物園正中央, 還應該有一座簡易的聖心布道堂。 教士本想給動物園起 一個名字,可他實在是太累了。想著想著,頭一歪,他居然 靠在萬福身旁沉沉睡去。 教士太累了,居然忘了應該先 把畜欄鎖好。到了午夜時分,神祕的月光再一次出現,獅子、斑馬、蟒蛇與猴子同時昂起脖子,走出自己的籠子。在鸚鵡 的帶領下,它們鬼使神差地從沙地走向赤峯城。只有萬福沒 有走,她的長鼻子正墊在教士的腦袋下面。 此時整個赤 峯已陷入沉睡,渾然不知多了幾個闖入者。 虎賁踱著步 子在二道街上閒逛,引起了一連串的尖叫;福順糧棧的護衛 驚恐地看到兩匹渾身都是黑白斑紋的怪物闖進來,去啃車邊 散落的胡蘿蔔;猴子們從一個屋簷盪過另外一個屋簷,扯落 了一串巡夜的燈籠;蟒蛇不動聲色地纏在喇嘛廟的旗杆上, 月光把它與旗杆融爲一體,幾乎無法分辨。 居民們一個 接一個地被驚醒,他們紛紛點亮油燈,推開窗子的木簷朝外 看去。昏黃的燈光,從無數小窗口陸續亮起來,就像是整個 城市睜開了好奇而驚恐的眼睛。 靜謐被撕扯成碎片,人 們和動物在同一座城市的黑暗裡呼喊、奔跑,他們對彼此心 懷恐懼,卻又渴望相見,這讓局勢變得更加混亂。 只有 鸚鵡獲得了禮遇,它被一個商人的女兒小心翼翼地收在籠 中,和兩隻鷯哥關在一起。

陸夢麟和胖墩站在一起,兩者對比之下,他完全就變成了瘦弱不經風的小個子,看起來足足小了兩號不止。更不用說從國外趕回來過年的小孩周卓君了,小孩在胖墩面前,那就像是小四遇上了姚明,跳起來一拳打在膝蓋上的那種。也許其實沒有那麼誇張,但是這種明顯的即視感已經出現了。如今的小孩,也和半年前截然不同,簡直可以用煥然一新來形容。

整個小城足足喧騰了一夜, 直到太陽初升,這些動物才被重新收攏起來,關在頭道街中 央的一處圍欄里,連萬福都被趕了過來。只少了一頭叫如意 的斑馬。有人看到它踏出了城市邊緣,義無反顧地迎著月光 向草原奔去。 城內沒有人命傷亡,只有一頭騾子被虎賁 咬死,但民衆們聚在衙門前大聲抗議,這讓知州很頭疼。知 州對巴瑞教士委婉地說,傳教沒有問題,但動物園還是不建爲好。 巴瑞教士試圖爭辯,可知州客氣而堅決地表示: 「要麼把動物們如數送回京城,要麼就地宰殺。」巴瑞教士 不肯接受這個建議。 眼看這些動物即將面臨厄運,一位 喇嘛忽然出現在頭道街。 這位喇嘛身披一件破僧袍,背 著扁背架,手裡還拿著兩根柳條子。他站在頭道街的圍欄旁, 背對著那些動物,對著來往行人放聲唱了起來: 問我的 祖居嗎? 是富饒的大巴林。 問我的家鄉嗎? 是 銀色的查干沐淪。 問我的身份嗎? 是福緣寺的游 僧。 問我出來幹什麼嗎? 背著扁背架追趕太陽。 問這些可憐的牲口是什麼嗎? 它們比我們要高貴得多。 這頭威猛的青色雄獅喲! 是文殊菩薩的坐騎。 這頭 六波羅蜜的大象喲! 是普賢菩薩的靈獸。 問它們來 到凡間是爲了什麼? 這隻有佛祖才能知曉吧。

嗓子 是破鑼嗓子,卻蘊含著縹緲神祕的力量,很快就匯聚了許多 居民。這裡的牧民多篤信喇嘛教,當場就有信徒跪拜在地, 焚香祝祈。還有人從廟裡取來兩位菩薩的畫像對比,發現文 殊、普賢的坐騎果然和這兩隻動物很像,這引發了更大的轟 動。萬福的身上,掛滿了哈達,不過暫時還沒人敢接近虎賁。 至於那位喇嘛,站在圍欄邊坦然接受著人們的膜拜,卻謝絕 了奉上的酥酪和果品。 巴瑞教士不知道,這個人,是遠 近聞名的「瘋喇嘛」沙格德爾。他是個瘋瘋癲癲的雲遊僧, 經常把諾顏貴族們的醜事隨口編成歌謠,公開吟唱,所以在赤峯民間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沙格德爾的出現,讓知州 的態度發生了很大改變。這些動物既然成了兩位菩薩的靈 獸,自然無法按照原計劃處置。知州沒辦法,只得告訴巴瑞 教士,他可以繼續動物園的計劃,但是一定得嚴格管束。 巴瑞教士雖然鬆了一口氣,可隱隱覺得不妥當。他不明白那 位喇嘛爲何會幫這個忙,明明彼此的信仰截然不同。更讓教 士不安的是,他帶著這些動物前來,是爲了宣揚主的福音, 現在卻被百姓奉爲密宗的靈獸,有悖初衷。 教士走出衙 門,在圍欄邊見到了瘋喇嘛。沙格德爾有一雙深邃的眼眸, 一下就看透了巴瑞教士的苦惱。

他丟開紅柳條子,笑眯眯地 對教士說:「草原的天空很空曠,每一隻鳥兒都可以盡情飛 翔。」巴瑞教士不太理解這句話,沙格德爾神祕一笑,垂下 眼睛,豎起一根手指放在脣邊。 「您爲什麼會來幫助我 呢?」教士問。 「受一個朋友之託,來拯救另外一些朋 友。」沙格德爾回答。 教士這才知道,原來那個朋友是 烏蘭圖雅。她早就知道事情不會那麼順遂,便拜託沙格德爾 來幫忙。 沙格德爾說,如果在草原上碰到那匹黑白相間 的斑馬,一定會回來通知教士。說完以後,他就走了,繼續 他的雲遊生活。 有了瘋喇嘛的幫助,動物園的建設變得 順利起來,許多入主動過來幫忙。木房一層層地壘起,土牆 一截截地夯實,圖紙上的設想慢慢在沙地上變得立體起來。 赤峯居民對待那些動物的態度,越發恭謹。除了萬福和虎賁之外,那幾隻猴子、鸚鵡和僅剩的一匹斑馬吉祥也被傳爲某 些神祗的寵物。那些神祗的來源很雜,有佛教、道門、薩滿, 甚至金丹道、一貫道和一些無法分類的草原信仰。在他們心 目中,這麼多神仙派遣坐騎下凡來到赤峯,一定是有一個大 緣由。 巴瑞教士每天花費的最大精力,不是在監督工程, 而是把給萬福和虎賁磕頭的信徒們勸走。 接觸多了,巴 瑞教士發現赤峯的居民有一種淳樸的天性,他們可以泰然接 受諸多信仰,並不覺得矛盾或困惑。

Copyright © 2019 比特棋牌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