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

第四方支付黑產調查以輕鬆日入千元誘人跑分實

日期:12-04   阅读:100   分类:产品中心

「輕鬆日入千元」、「本金越多,佣金就越多」,網上廣告宣稱只需要提供個人微信、支付寶等收款二維碼,就能收取高額佣金,並將這種行爲稱爲「跑分」。然而,這種看似輕易的賺錢方式,或將提供個人收款碼的網民捲入犯罪活動中。

南都記者向警方了解到,跑分是「第四方支付」爲躲避公安機關的打擊衍生而來的、利用大量普通網民收款碼來運作資金流轉的一種黑產手段。所謂「第四方支付」,是相對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而言、介於第三方支付和商戶之間的網絡支付平台,沒有經營支付結算業務的許可牌照,屬於違法網絡支付途徑,常被犯罪分子用於詐騙、網絡賭博、洗錢等非法用途,是網絡黑產犯罪鏈條中的支付環節。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跑分平台大量收集普通個人或商鋪第三方支付收款碼,化整爲零,搭建了賭博網站與賭客之間的資金流通渠道,躲避有關部門的監管和打擊,爲之洗錢,搭建了一條完整的黑色產業鏈。

值得注意的是,有不少網友向南都記者反映,投入跑分平台的錢遲遲無法提現,被平台以各種理由扣取,並未獲得其承諾的所謂「高額佣金」,還有人向跑分平台交了所謂保證金後,平台就關停了,錢也打了水漂。

此外,今年7月,廣東警方還發布了偵破全國首例打擊「跑分」平台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抓獲犯罪嫌疑人103人,搗毀窩點10個,凍結涉案金額1645萬元,繳獲手機、銀行卡、電腦、帳單等涉案物品一大批。

9月19日,廣東公安機關「淨網2019」專項行動新聞發布會上,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總工程師郭宏偉在回答南都記者提問時介紹,普通網民參與跑分存在資金損失、個人信息洩露甚至涉嫌幫助犯罪等風險。

始,眼皮就一直跳個不停,他問過周瑜襄陽戰場的事情,從今年三月開始一直到現在四月中下旬,戰爭一直在持續,但卻沒有什麼轉機的消息傳來,當然沒有轉機,卻意味著對孫策還有江東來說就是最好的消息,不過今天這樣的不安感卻很強烈,讓他對於那邊的戰場關注度也提升了不少。不過,直到來到了這個地方,孫策才突然覺得,自己。

現象:賭博平台藏身網絡廣告,投注後收款方另有其人

賭博網站通過各類廣告推廣引流,點擊進入則被告知是「給彩票公司刷單」,也就是賭博網站招募玩家、賭客充值下注,然而投注的收款方卻並不顯示爲賭博網站,而是個人或者服裝店、建材店。

南都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這些通過各種網絡廣告推廣引流,吸引賭客的賭博網站、線上博彩平台,其與玩家之間的轉帳交易並不是直接進行,而是經過了層層轉手。

南都記者在一個由「網賺」廣告引流的賭博App頁面看到,一款名爲「55彩票」的App首頁上,鋪滿了「幸運飛艇」、「香港六合彩」、「福彩3D」等各類賭博遊戲,投注充值渠道十分齊全,不僅支持微信、支付寶等方式下注,玩家還可以通過銀行轉帳下注。

以微信充值下注的選項爲例,根據所充值金額的大小,共有六個微信收款碼供玩家選擇。下注10元至100元,掃描收款碼顯示的收款方爲「清X閣茶莊」,投注301元至2000元,收款方則爲個人帳號,如**傑、**健等。

網絡賭博平台收款方顯示爲個人

而在支付寶充值下注選項中,7個收款碼中有4個收款方爲個人支付寶帳戶,如*守航、*楊楊等,其餘3個爲淘寶商品代付二維碼,收款方也爲個人。除此之外,銀行轉帳的收款方多爲商鋪,如廣州X美服裝店、廣州東X建材部,該App客服「瑤瑤」私信發來的微信充值下注收款碼,收款方則顯示爲某日用百貨店。

網絡賭博平台收款方顯示爲商戶

南都記者在「網賺」廣告引流的另一賭博App「樂8彩票」上也發現,其收款方也並非顯示爲其賭博平台,而是商貿公司、服裝店或個人。

對此,「樂8彩票」的客服解釋稱,「這些收款方的名稱只是充值下注的渠道名而已,玩家不用擔心受騙」,並承諾其團隊「投資了目前全網最火爆的彩票來做網賺,有專業的計劃師和頂尖的分析團隊預測,中獎率達到90%,一天賺個300元至500元很穩定的」。

南都記者根據客服指引實測發現,這些轉帳給個人或其他商鋪的款項最後的確出現在了上述App的個人帳戶餘額中。

也就是說,賭博App並不直接收取賭客的投注資金,而是各式各樣的商鋪或者的第三方支付或銀行收款碼,這些下注的金額雖不顯示直接打給賭博App,但最終玩家在賭博App的帳戶上卻能如實顯示下注金額。

黑產:跑分平台聚合第三方收款碼,爲賭博平台提供資金流轉渠道

賭博App上下注的收款方除了個人、普通商家之外,南都記者還調查發現,其收款方還顯示有「國美電器」、「中國移動」等商家。

有報料人向南都記者反映,在賭博App上付款下注後,現實的收款方爲國美電器。隨後,南都記者致電國美電器,查詢報料人提供的支付商家訂單號,國美電器客服告訴南都記者,此前向賭博平台所充值「下注」的金額實際上是手機話費,在了解到這筆支付的目的並不是充話費後,國美客服向南都記者表示,「這是被詐騙了,是幫別人充了手機話費,已經付款成功,無法退款。」

那麼,這些賭客們沒有直接支付給賭博平台卻最終顯示在玩家賭博平台個人帳戶上的錢,如何流轉到賭博平台、詐騙分子手上?

陸省長溝通溝通?」譚偉峯緩緩搖頭:「文良,陸省長這個人認定的事情恐怕很難改變,只是這項工作關係到我們昌西州今後的發展大計,我也很爲難,但是我堅持我們昌西州要發展要富裕,必須要依靠工業,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發展工業就要犧牲環境,這一點我很清楚。」譚偉峯也明白許文良話里的意思,但是內里實情只有他自己清楚。

南都記者調查發現,有一條聚合大量個人、店鋪收款碼的「跑分平台」黑色產業鏈,爲賭博網站提供了資金流轉、結算的渠道,是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中的一種類型。需要洗錢、逃避監管的賭博網站、詐騙團伙等成爲了跑分平台的客戶。

南都記者向警方了解到,跑分是「第四方支付」爲躲避公安機關的打擊衍生而來的、利用大量普通網民收款碼來運作資金流轉的一種黑產手段。所謂「第四方支付」,是相對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而言、介於第三方支付和商戶之間的網絡支付平台,沒有經營支付結算業務的許可牌照,屬於違法網絡支付途徑,常被犯罪分子用於詐騙、網絡賭博、洗錢等非法用途,是網絡黑產犯罪鏈條中的支付環節。

「誠接BC行業所有代理、商戶!」在一跑分平台賣家展示的服務品類中,該賣家告訴南都記者,「BC」也就是「博彩」的拼音首字母縮寫,這些跑分平台賣家還推出「轉卡」(即微信、支付寶向銀行卡轉帳)、「固碼」(即聚合至少兩個以上的支付通道生成一個聚合固定的收款二維碼)、「原生」(即直接在微信、支付寶官方渠道申請的支付通道)、「H5」(即H5網頁可以跳轉至微信支付寶支付)支付等多樣選擇。

「充值秒到帳」、「專人客服」、「24小時服務」…這些跑分平台賣家手上有各種各樣的跑分渠道,標明所持跑分平台的「成功率」也是跑分平台賣家們的推銷話術。在網上發布廣告,吸引需要洗錢的博彩甚至詐騙分子,以支付寶、微信、雲閃付、淘寶代付等多種多樣的合法支付渠道,爲賭博平台甚至電信網絡詐騙分子,提供資金流轉途徑,躲避監管。據廣東警方披露的案例顯示,還有犯罪團伙將這種「第四方支付」平台用於網絡詐騙。

9月19日,廣東警方發布了「淨網2019」專項行動典型案例中,就有一個由「第四方支付」平台、金融詐騙平台、詐騙團伙組成的犯罪產業全鏈條。涉案的兩個「第四方支付」平台與第三方支付平台或者銀行合作,成爲這些合作機構的客戶或者代理商,成功開通資金通道,通過中介大肆發展下線客戶,在明知下線的客戶實施詐騙或者賭博等犯罪行爲時,仍向犯罪分子提供資金通道。

實測:跑分平台需跑分者提前支付保證金,交錢後看不到收款詳情

有了下遊客戶,那麼這些「跑分平台」上的大量的個人、店鋪收款碼從何而來?南都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網上有不少人以「跑分掙錢」「發展下線還能拿抽成和獎勵金」等網絡兼職廣告,以所謂高額匯報佣金,吸引普通網民參與跑分。

在一跑分網絡兼職QQ羣里,網友「沉默是金」稱「羣里大佬跑分一天掙個幾百上千」,並介紹,加入跑分平台不僅可以跑分掙錢,每發展一個下線還能拿取抽成和300元獎勵金。

爲此,「沉默是金」試圖將南都記者發展爲下線,並把下線介紹給一名爲「尊X」的跑分平台的客服人員,該客服向南都記者介紹了相關情況。

尊X跑分平台教程

該客服發來的項目介紹中稱,該跑分平台的操作思路即「尊X平台對接賭博公司,由賭博玩家向尊X會員上傳的首款碼進行充值付款」。

所謂的「尊X會員」,就是該「尊X」跑分平台上參與跑分的人,會員需向平台上傳個人收款二維碼並綁定銀行卡,當賭博公司有玩家需要充值時,這些充值需求就會以「訂單」的形式在「尊X」平台列出,會員搶單後賭博平台便會把尊X會員的個人收款二維碼提供給賭客,收款成功後會員即可獲得的佣金。

爲了避免會員收取賭博公司轉帳後跑路,「尊X」要求會員提前向平台充值至少3000元「保證金」,並聲稱「尊X」系統會根據會員充值的保證金額自動搶跑分金額少於保證金的訂單,會員成功收款後,其在「尊X」跑分平台上的帳戶餘額相應減少。

也就是說,「尊X」平台的跑分者要爲賭博玩家提前墊付賭資。

南都記者發現,實際操作中,支付了保證金後會員卻無法在該平台查看所謂的賭博公司的待付款訂單(即跑分者的待收款訂單)詳情,只能全權交由系統自動配單。對此客服解釋稱,「陳列所有的待付款訂單風險太高,我們爲保證上家資金安全已將平台更新。」

尊X跑分平台每日跑分金額排行榜

在另一個跑分平台「自X聯盟」上,參與跑分的人則被稱爲「碼商」,碼商若想參與跑分,也必須綁定銀行卡號、填寫個人真實姓名,並充值不低於1000元保證金。

風險:宣稱每天獲利上萬實際上遲遲無法提現,交錢後平台跑路

跑分平台爲了招攬跑分者,除了超高佣金等噱頭,還有宣稱發展下線可以層層代理提成。

「拉一個寶媽,整個小區都是你的下級;拉一個學生,整個學校都在爲你戰鬥;拉一個工人,整個工廠都投入你懷抱!」「自X聯盟」的宣傳欄中介紹,「上線」可抽取直屬「下線」總收款額的,至第六級下線仍可抽取。

該平台聲稱,按照每個用戶推薦5個激活用戶且每個用戶每天收款5000元、每5天會向下發展一級的情況計算,一個月後每天可得利潤爲12462元,單月可獲得抽傭元。

該平台還稱,當碼商每日收款達到30萬元,平台稱還將會返還開戶費198元。並表示,由於對接的「上家」平台多在夜間活動,「自X聯盟」的夜間收款總量大概在100萬元至500萬元之間,參與熬夜跑分的碼商佣金會增長。

他沒有信心逃過巡邏使者的暗殺,更清楚死亡地帶中有大多數生靈都是剛剛提升到十階就死在巡邏使者的手裡。六位長老支支吾吾不肯明說,光頭莫老三左看又看,他是一個直性子,看到大哥、二哥都不肯說,他快速回應,「連他都跟著你,想離開死亡地帶,我莫老三想留下。」莫老三不傻,在禁地待了那麼長時間,清楚的知道飛鴻是一個。

「尊X」平台也有類似的抽成模式。其稱,可抽取直屬下線收款額的,間接下線的,同時直屬下線首次充值的3000元保證金中,會有300元直接返給上線。

南都記者發現,兩家跑分平台的資金管理模式均爲」寬進嚴出」,平台一方面向跑分者提前收取保證金保障平台資金不受損,甚至以此爲籌碼在跑分者提現時設限;但另一方面,跑分者一旦繳納所謂保證金後,資金安全毫無保障。

有不少參與過跑分的網友均表示,遇到了交給跑分平台的保證金無緣無故被扣掉、提不了現等情況,甚至有人還遭到了跑分平台的威脅。

在「尊X」跑分平台的網絡交流羣中,網友「像瘋子一樣」向客服反映,稱自己充值3000元保證金後,還未開始接單收款,就被平台扣了500元,客服表示收款總額達到一萬才能將這500元退回其平台帳戶,但「跑」夠一萬元後,此條件上升爲三萬,最後則稱要「跑」十萬才可以退回。

「像瘋子一樣」說。對此「尊X」客服回應稱,扣了500元是因爲這名跑分者的上線領取了300元獎勵金,並稱「你可以問一下領走你獎勵金的上線」,將原本平台承諾給上線的獎勵金劃歸爲下線的支出,並將糾紛責任推卸給上線。

另一位跑分者」無涯」告訴南都記者,「充值3000元後,平台說,如果『跑』不到10000元的單就提現,平台要扣除我500元,我後來等了一個半小時才接了300元的單」,其反映接不到單後,客服則解釋稱,這是因爲她交給跑分平台的保證金額太低,「系統沒有那麼多小單可以匹配」。「這個平台把充值交錢了的人套住了」,「無涯」說。

網友秦某報料稱,本想做網絡兼職賺錢就加入了跑分平台,其向平台充值了一萬元後,平台不允許其提現,在秦某向客服人員表示要報警後,平台客服則恐嚇秦某「你自己做跑分就是違法的,要抓也先抓你。」

網友蘭某也經歷了類似的情況,其表示自己參與跑分的平台突然就關停了,自己充值的「保證金」也就全部打了水漂。

背後:自稱對接博彩不會「死碼」,220元可代開商戶收款碼

上述賭博網站的收款方不僅有個人網絡帳戶,還有服裝店、建材店商戶收款碼等。南都記者調查發現,在這背後,有人專門爲跑分者躲避第三方支付平台以及相關部門的監管,提供代開商戶收款碼的服務。

「我們對接的上家是BC,不是DZ,所以你們的二維碼不會直接死碼」,「尊X」客服向南都記者解釋,「BC」也就是「博彩」的拼音首字母縮寫代號,「DZ」則是「電詐」的代號,「死碼」則是被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採取限制收款、凍結等措施。

「尊X」平台的客服像南都記者介紹稱,一個二維碼的收款飽和度在一萬五千元到兩萬元之間,爲了躲避支付平台的監管,跑分者會在收款總額達到這個區間後更換二維碼。

該客服還稱,「就算你的帳戶被凍結了,第二天就會解凍。而且我們對接的上家是BC(即博彩),沒有DZ(即電詐),所以投訴率低,不會直接死碼」。

另一招募跑分者的人士告訴南都記者,在熟悉跑分流程後,跑分者可以去辦理類似便利店所用的商家收款碼,稱這種碼一般是直接通過銀行收款的銀聯碼,跑得量大且不會凍結,「店鋪碼有專門的代辦,跑分羣里就有,基本都是幾百塊錢一個。」

「我們需要提交資料審核,然後給你包裝,都需要時間,提交後最快半小時,最慢隔天才能拿到碼。」網上「代開商戶收款碼」的賣家告訴南都記者,代開商戶碼收費220元一個,只需提交辦理人的身份證正反面、手機號和銀行卡即可。

該賣家告訴南都記者,一個身份證可以開5個商戶碼,全部爲實時到帳二維碼,該賣家還介紹,應該將商戶收款碼和個人收款碼交替使用,以躲避被監管的風險。

打擊:「第四方支付」系違法網絡支付途徑,參與跑分或涉嫌幫助犯罪

實際上,無論是公安機關還是微信、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平台都在持續打擊跑分、第四方支付等違法行爲。

南都記者了解到,近年來,廣東警方連續破獲了多起涉「第四方支付」平台的網絡黑產案件,涉案金額巨大。7月26日,廣東省公安廳發布了全國首例打擊「跑分」平台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偵辦情況。

據了解,今年以來,佛山警方在工作中發現,一種利用微信、支付寶收款二維碼進行「跑分」網絡兼職項目涉嫌幫助境外網絡賭博網站接收、流轉、洗白資金,逃避警方打擊。

案情上報後,省公安廳將該案列爲「淨網6號」專案,成立專案組。經專案組深入偵查,成功挖掘出一個利用「跑分」平台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團伙。該團伙通過外聘軟體公司開發一款名爲「賺唄」「跑分」App,吸納會員,並組織會員爲境外賭博網站商戶提供資金支付通道,以賺取佣金獲利。

經查,該團伙形成「賭客—平台會員—跑分平台—境外賭博網站」的資金流轉閉環路徑。每月涉案資金高達2億元人民幣。

在查清團伙組織架構和固定相關犯罪證據後,6月下旬,省公安廳組織專案組開展「淨網6號」專案集中收網行動,一舉摧毀這個利用跑分App「賺唄」洗白賭資、逃避監管的新型犯罪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103人,搗毀窩點10個,凍結涉案金額1645萬元,繳獲手機、銀行卡、電腦、帳單等涉案物品一大批。該案是全國首例打擊「跑分」平台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2019年2月,騰訊支付風控團隊也發布《關於打擊「微信跑分」違法違規活動的公告》,表示對於涉嫌宣傳和組織微信跑分、涉及賭博、色情欺詐收款等違規帳號,根據帳號違規程度採取限制收款、凍結等措施,情節嚴重並涉及違法犯罪的,將移交司法機關。

3月5日,支付保安全中心也發布公告《升級安全風控模型,防止「微信跑分」騙局轉移 》,表示爲預防此類跑分類黑灰產向支付寶平台轉移,支付寶安全團隊對風控系統採取了針對性的升級,並進行了全面的排查和預防。一旦查實帳號涉及此類違規行爲,支付寶會立即進行限制收款、關閉帳戶等處罰,情節嚴重者將會移交司法機關。

9月19日,廣東公安機關「淨網2019」專項行動新聞發布會上,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總工程師郭宏偉在回答南都記者提問時介紹,普通網民參與跑分存在資金損失、個人信息洩露甚至涉嫌犯罪等風險。

「一是如果跑分平台關停跑路了,網友交的保證金基本上就拿不回來了,存在資金損失的經濟風險。二是網友在平台上註冊的個人身份信息、銀行卡信息、網絡帳號信息等,存在洩漏或者被竊取的風險。三是跑分平台實質上是爲網絡賭博等犯罪活動進行洗錢,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郭宏偉向南都記者表示,廣大網友千萬不要爲了蠅頭小利,成爲幫助網絡犯罪活動的「工具」。如果遇到類似的跑分平台,應當及時向公安機關舉報。

他介紹,「第四方支付」沒有經營支付結算業務的許可牌照,屬於違法網絡支付途徑,常常被犯罪分子用於詐騙、網絡賭博、洗錢等非法用途,是網絡黑產犯罪鏈條中的支付環節。跑分平台就是「第四方支付」爲了躲避公安機關的打擊,化整爲零,讓普通網友來幫它轉錢,普通網友收取小額轉帳佣金。「跑分的資金鍊、流水非常複雜,這些收款碼里流轉的有網友的合法資金,也有幫犯罪分子流轉的資金,所以打擊的難度大很多,隱蔽性很強。」郭宏偉表示。

警方提示,網友在進行充值、轉帳等操作時,一定要選擇正規支付平台。部分利用微信、支付寶收款二維碼等進行「跑分」兼職項目,背後實際上是爲幫助賭博等黑灰產團伙進行洗錢活動,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參與者需要承擔經濟損失風險和相應法律責任。如遇類似的「跑分」平台、類似無經營支付結算業務許可牌照的支付平台,應積極向警方舉報。

網狐科技致力於棋牌遊戲開發15年,堅信只有綠色、健康的棋牌遊戲才是行業未來。任何形式的網絡賭博行爲都是違法的。作爲棋牌從業者,更應該恪守行業守則,遵守法律法規,用正確的方式,向世界弘揚我國傳統棋牌文化。網狐擁有大量棋牌出海成功案例。       

想開發一款迅速盈利的海外棋牌,歡迎諮詢熱線電話:

掃碼添加資深棋牌出海顧問

本文版權歸網狐所有,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

Copyright © 2019 比特棋牌 版权所有